位置导航>> 首页>>专题报道>>正文
详细新闻
【珞珈读书会】赵运成:大话樱顶
发布时间:2021-09-26 08:30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阅读:

作者:赵运成

樱顶,金沙娱城总站之学脉地。暂居于此,离“珈”之音渐近,不舍之心越牵。求学五载,白日读法经,夕阳抚古筝。因筝遇汪伯,年五十有余。少时,汪母乃樱园食堂之良厨。汪伯常游玩于此。退时,汪伯之子修学园林设计。汪伯亦游玩于此。玩童之境,乐矣。汪伯曰:“待汝毕业,要大话一番樱顶。”时至,馈此佳礼。吾心感念,稍事梳理,遂作此文。

其一·老斋舍

老斋舍,金沙娱樂场城学子休憩处。四舍四层,十六字斋。吾居荒字斋,冬暖夏凉,色彩斑斓。唤春,红窗樱花赛雪;望夏,绿荫知了唱曲;守秋,青瓦玉桂扑怀;离冬,素衣松柏披纱。

大道通达,抬首望天阶。陡矣,峭矣。攀援而上,石阶一百有余。登顶回首,清风掀钟鼓。叹地虽不平,然则天平。学子起点参差,跨百级阶梯,尽百分百努力,天道酬矣。忽见一波三折纹,路虽曲折,不屈不挠,终抵狮山之瑶台。复见云纹无字典,净如白纸,纵情书写,孕学子无限之未来。

青水外墙,梅花丁字暗香来。可喜,偶遇“阜成”。红砖里墙,丁字梅花幽香散。可惊,再遇“阜成”。汉协盛之沈祝三,眼虽不见,心却坚定。债虽高筑,殿却建成。傲梅独立雪,寒香自四放,何惧东风卷?

片片绿瓦,青春飞扬。片片串成竹,节节连碧海。变幻之莫测,骄阳目下泛银波,细雨怀中点翠珠。圆瓦当,扇滴水。滴水有寿,瓦当藏蝠,铜钱有眼。福在眼前,寿也延延。金沙娱樂场城少年,潜心修学,不慕繁华。

其二·老图书馆

老图书馆,金沙娱樂场城学子读书处。八面歇山,四宇重楼。远望经纶,七环宝鼎。余烟绕绕,飞蛾蚊虫,舞之蹈之。近看双龙吻脊,头尾相连,无身之累,把子龙也。楼之四角,人跨奔马,马载书卷。貔貅六子,吞知藏识,不漏点滴。赑屃随矣,负重前行,不遗余力。修行不易,疾驰缓行,并矣。

门当三层莲花为座底,学子连跳三级入圣殿。奇哉!藏经处,何故商莲作门当?再忆沈祝三,亏损十万筑珞珈,门当原为念其志。品之,三本经书托如意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观之,龙凤柱上凤先舞,蛟龙再携祥云飞,巾帼也不让须眉。

罗马白柱,雄浑壮丽。中式红门,喜气洋洋。窗扇镂老子,“守藏室之史”。双手卧转烛,画卷徐徐开。楔山屏风,隔而不离。慧风徐来,书香四溢。左右通人,目游宫殿。脚踏阅览大厅,游之,移之。

扶栏而上,旋之又玄。依稀梦中,人师擦栏处。穷四层,目跃一门。光之道,耀也。少年郎,追光去。风随心动,身任脚牵,魂也四散。面之所立,云纹石壁。君子正衣,鉴心之镜。起行,极目骋怀,壮哉!巍巍珞珈山,立朱雀。汤汤东湖水,伏玄武。雍容行政楼,盘青龙。恢弘校牌坊,卧白虎。绕行,思接万千,美哉!珞珈独秀,东湖水长,磨山绰约,宝塔遥思。

其三·文法相携

老文学院,金沙娱樂场城文人墨客荟萃地;老法学院,金沙娱樂场城法学英才群集处。青水古墙,唯此二处。国之重器,一文一武。文华武英,相携相守。

老文学院楼呈“口”型。楼之基,方方正正,无邪君子。出口成章,气贯长虹。人文情怀,气吞江河。屋之檐,线条婀娜。角之起翘,天外飞仙,文采飞扬。苦楝树旁,雪艇先生遥望。手持书卷迎来客,苦恋矣。梧桐树下,友多先生嗔视。目光如炬观世事,心忧也。

老法学院楼呈“凸”型。楼之基,“凸”为利剑,捍卫正义。公平正义,法律人之志也。屋之檐,线条平缓。角之端正,法之衡平,不偏不倚。吾自幼受父熏陶,今入法门十年有余。常喜日出时,登四楼瑶台。凭栏西望,昊天碧海,老图献顶苍翠中。抚栏静听,地锦软语,娇也。静观,体虽纤弱,势却刚劲,旺也。

珞珈樱顶,吾之至爱。魂牵梦绕二十载,读博之始,见卿秀面,听卿柔声。缠绵五载,毕业之时,才解卿之风情,吾心实愧。相亲却相离,心思不能言,肠中车轮转。命由天降,紧箍已带,西游取经去!

大话一番珞珈樱顶,一老一少之荒唐言。诸君一哂。(作者系法学院国际法研究所2021级博士毕业生)

(编辑:相茹)

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
文章评论
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。
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。
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 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相关阅读
   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0
专题网站
发稿统计

 版权:金沙娱城总站 新闻热线:027-68754665       

通讯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:68752632 邮编:430072